新疆第二大城

来源:地球知识局

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曾经说过,如果可以选择出生的时代与地点,他愿意出生在公元一世纪的中国新疆,因为当时那里处于佛教文化、印度文化、希腊文化、波斯文化和中国文化等多种文化的交汇地带。


亚洲四方交汇之地

今天的新疆同样也是多元文化荟萃之地,从南疆喀什噶尔古城的维吾尔族风情,到伊犁河谷草原上的哈萨克族人家,从博州蒙古族的“敖包相会”到石河子的军垦博物馆,百花齐放的新疆城市在国家现代化建设的热潮中,不断彰显着自己特有的魅力。


军垦博物馆

但是在首府乌鲁木齐长期高居新疆城市首位的同时,谁是新疆第二大城市的争论却一直没有停止过。克拉玛依、石河子、库尔勒、喀什、伊犁等城市的一些宣传中都曾称自己是“新疆第二大城市”。新疆第二大城市的称号为何如此难以一锤定音呢?

今天的文章将带你一同探讨其中的曲直。

横笛闻声不见人

红旗直上天山雪

城市大小的衡量,往往是通过GDP总量、人口总数、城市建成区面积等指标来综合衡量确定的。在中国的绝大多数省份,通过上述数据的比较,都能比较容易的给省区内的地市排个名。

唯独新疆城市的这个名次很难排。除去首府乌鲁木齐,自称是“新疆第二大城市”的这些城市似乎都只是在某一项数据考量中占有优势。

一众新疆城市


克拉玛依,这座以石油命名的城市,是新疆第二个设立的地级市。对于绝大多数内地人来说,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可能还是因为1994年那场惨烈的火灾。克拉玛依也是目前新疆除乌鲁木齐外拥有多个市辖区的地级市。

克拉玛依是一座以油田命名的城市


因此,虽然在新疆各地州市GDP总量排名中不是第二,但是作为“城市”核算时,与昌吉州、巴州、伊犁州这些大体量地区却还是县级市的州府城市相比,不辖县的克拉玛依市GDP总量以巨大优势居于全疆第二。当然这个GDP总量里中央石油石化企业贡献份额占到了六分之五。

这大小差距真的巨大


不算昌吉州、巴州、伊犁州

以城市来说就是第二了


但由于克拉玛依特殊的能源型城市定位,从城市奠基伊始,就根据石油的开采(白碱滩区和乌尔禾区)、冶炼化工(独子山区)和生活办公(克拉玛依区)等办厂需求出现了多中心城市发展的态势。在北疆重要的交通和商贸中心奎屯市,由克拉玛依市划入伊犁州管辖后,克拉玛依市对于周边的地区商业辐射影响大大降低。

奎屯是北疆的交通枢纽

划入伊犁对克拉玛依显然会有不小的影响


而且克拉玛依拥有的多个市辖区,都是分散在准噶尔盆地南缘呈南北纵列排布,联系并不紧密,只有克拉玛依区和独子山区城市建成区面积较大。

在工业设备不断更新的背景下,主要靠石油开采炼化发展的城市能够提供就业岗位也较为有限。因此克拉玛依的人口增长速度低于疆内其他城市。从主城区的建成规模和人口来看,克拉玛依想坐稳新疆“老二”的交椅,还是比较勉强的。

被奎屯分隔开来的

克拉玛依主体和独山子区


三月梨花爱煞人

天然俗物却争春

新疆兵团城市的“老大”石河子也一度是新疆第二大城市的热门人选。

天山北坡一众绿洲城市与石河子


在兵团总部还在石河子的相当一段时间内,凭借科学的城市规划、高效的农垦经济等,石河子在自治区内是响当当的城市。不过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新疆各地的城市的飞速发展,在强敌环伺的北疆,石河子的发展优势就没有那么明显了。

戈壁明珠石河子


虽然数据显示石河子垦区的人口已超过60万,但是“师市合一”管理下,兵团八师(师部即石河子市市政府)一些团场还分布于石河子以外的玛纳斯县和沙湾县等区域,县级石河子市辖区内的人口总规模实际上是与克拉玛依市相当的。而石河子市的GDP总量在疆内也算不上头筹,说石河子是疆内老二似乎也不妥当。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直辖的县级市

(黄色部分)


当我们把目光向西看,喀什市、伊宁市虽然自古以来就是当地的传统中心城市和区域中心,但是在近现代化交通建设和对外开放早期,喀什和伊宁经济发展步伐却大大落后于第二欧亚大陆桥通道的上的北疆、东疆城市。

喀什和伊宁的方向

在于亚洲内陆的一带一路重振

其繁荣取决于中亚的繁荣与重要性


且由于民族自治政策的贯彻,它们又受限于行政级别上的县级市身份,因此虽然喀什市、伊宁市有着相当的城市发展规模和人口,其经济总量却在全疆县级市中并不拔尖。

综合来看,“华夏第一州”(我国面积最大的自治州)——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简称巴州)州府库尔勒市是各方面势力最为均衡的“种子选手”。

巴音郭楞真的相当大


从人口方面来看,库尔勒市的户籍人口加上流动人口接近100万人;从城市建成区面积来看,库尔勒市的建成区面积达115平方公里。这是目前新疆境内除乌鲁木齐外唯一在面积和人口上接近“双百”标准的城市。

绿洲城市库尔勒


GDP总量上,县级库尔勒市除了不敌克拉玛依外,不仅是全疆县级市GDP总量的冠军,还超过了地级哈密市、吐鲁番市。库尔勒市也一直是“全国综合实力百强县市”名单中的常驻客,也是这个榜单中排名最靠前的新疆县市。

这个也好吃


在地缘区位上,库尔勒市未来的发展前景也好于克拉玛依和石河子。从古代丝路的铁门关,到现今的高速公路和铁路,库尔勒一直是北疆和东疆通往南疆地区的门户,有着极大的物资集散优势和商业辐射影响能力。

南、北、东疆枢纽的库尔勒


随着格库铁路(格尔木到库尔勒)的修建,库尔勒又将成为新疆第三条出疆铁路的门户,其交通和物流优势将进一步扩大,这样的交通优势是目前其他新疆“老二”选手所难得的。

轮台霜重角声寒

蒲海风高弓力软

新疆第二大城市之争如此难见分晓,跟新疆的复杂行政区划建制、一些城市增长乏力的单一的产业结构等因素有着莫大的联系。

比如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作为国务院计划单列的省(部)级单位,享有很多省级权限,在很多方面与自治区政府是平行的。在兵团“师市合一”改革后,这种权限对经济的干扰作用直接体现在了新疆的行政区划上。

师部就是市政府


截至目前兵团设立的直辖县级市已达9座,一些兵团城市的变动直接削弱了所在区域经济中心的发展。

例如县级阿克苏市在地缘上本来就面对着地区内传统强县库车县(古称龟兹)的竞争,但兵团一师师部迁离阿克苏成立阿拉尔市,这大大分散了阿克苏的经济实力,甚至形成了新的城市竞争,一定程度上压缩了地方城市本就不容乐观的招商引资环境。

当时阿拉尔是新成立的时候

还是有许多反对的声音


另外,新疆作为一个多民族自治区,长期以来在行政区划改革中面临很多壁垒。最大的壁垒便是非维吾尔族的民族自治州难以直接升为地级市。

这方面新疆的库尔勒、伊宁、昌吉一定十分羡慕西藏自治区内那些仅有小镇规模但已升格为地级市的城市。同样,还有内蒙古的东胜市和阿拉尔市在所在盟(伊克昭盟和呼伦贝尔盟)改为地级市后,摇身一变它们成了令人瞩目的鄂尔多斯市和呼伦贝尔市。


有鉴于县级市升格为地级市后行政权限和区域经济的聚合能力得到的显著提升,自治区政府也在不断推进撤地设市工作。新疆的第三个地级市吐鲁番市和第四个地级市哈密市于近两年相继诞生就是一个好消息。

哈密也是相当大的

但是库尔勒所在的巴州是蒙古族自治州,伊宁所在的伊犁州是哈萨克族自治州,昌吉所在的昌吉州是回族自治州,如果简单直接调整为地级市,就直接改变了原来的民族自治政策。

库尔勒、伊宁、昌吉


不过变通的方法也不是没有。举例来说,云南省对丽江地区撤地设市时,为了不改变原丽江纳西族自治县民族自治区域的属性,就将这一县域拆分成了丽江市的古城区和玉龙纳西族自治县。

虽然民族自治县的辖区略微缩小了(不过丽江城区怕是被众多外地客栈老板和商贩搞得没有多少真正的纳西族聚居了吧),却为丽江的发展迎来了更广阔的机遇。新疆这些地州或许可以借鉴丽江这种思路,只是在民族聚居情况的甄别上,需要进行更为细致艰苦的工作。

餐厅咖啡酒吧就有点出戏了


最后,不得不提新疆目前除乌鲁木齐外,GDP总量据前列的克拉玛依、库尔勒和哈密等市落后的产业结构。

从玉门的过去,克拉玛依的现在,我们已经发现单一的资源性工业城市在现代化经济发展中的增长越来越乏力。克拉玛依的以石油开采为主第二产业在技术装备更新下无法再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如果其他产业或行业发展不充分,那么城市便无法吸纳更多人口,也没有能力在空间上继续拓展。

克拉玛依的油田


即使是现在形势较好的库尔勒同样也面临行业类型单一的难题。这座城市的工业总产值中,制造业只占7%,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的比重高达89.7%,工业的自我造血能力非常缺乏。面对已经赢得国家经济特区政策扶持、正在积极申报撤地设市的喀什,库尔勒这样的经济产业结构又能笑傲多久呢?

无法轻易盖棺定论的“新疆第二大城市”之争,即体现了新疆多元经济势力的发展和竞争,也凸显了新疆在行政区划改革和经济产业转型方面的一些问题。无论哪座城市坐上这把新疆“老二”交椅,在经济建设热潮中,相信人们对新疆的印象将不再仅限于巴哈尔古丽那些歌曲中的那些描述。

一个团结、互助、包容、现代的新疆正在酣战的工地、飞驰的车轮、发动的引擎中向我们走来。

原文链接:http://wemedia.ifeng.com/58963945/wemedia.shtml